1.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        響鈴:一場雲棲大會,爲何證明“數字化”進入“無感知”時代?

        6368792082672217121113721.jpg

        一年一度、每年規模都在擴大的雲棲大會結束有幾天了,但其輿論熱度仍未消散。

        張勇接班、平頭哥等熱門詞彙讓阿裏近一段時間都處在關注中心,但相對於這些“個體事件”,回過頭看,把雲棲大會作爲一個整體,或許更能看清人人都在關心的“巨頭阿裏究竟是什麼、未來要朝哪裏走”的問題。

        大衆對數字化進入“無感知”階段,以及阿裏的“隱形存在”是雲棲大會作爲整體透露出的未來趨勢,而這二者原本也在相互關聯。

        “數字化”終究要走入“無感知”終局

        在普通人眼裏,數字化早已不是什麼時髦的概念,但本質上,人工智能、雲計算、物聯網等等新潮技術或應用,都屬於數字化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“數字化”本身經歷了三級跳,現在只是到了第三跳的時候。

        1、“實物感知”數字化

        這種感知從數字設備等“實物”開始。在全球範圍內,最早的例如BP機、手機(大哥大)都是大衆接觸“數字生活”最早的內容。

        PC互聯網到來後,計算機讓大衆、企業、政府等對“數字化”感知深化,數字化的提法也正是彼時開始興盛。尤爲值得注意的是,這一階段的互聯網是“附着”在PC上的,多數人對“設備”本身的感知高於互聯網本身。

        2、“服務感知”數字化

        真正讓人脫離對“設備”敏感的,是移動互聯網。初期經過探索被定位爲“下一代互聯網”而不是“PC互聯網移動化”,移動互聯網讓多數人擺脫了設備的束縛。

        用戶對手機的感知遠不如當初擁有PC那麼強烈,且越來越平淡,但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各種數字化服務體驗卻越來越強烈,支付、打車、社交、遊戲、辦公等“服務”本身給現實生活帶來了巨大沖擊,電商、信息流、短視頻的精準推送讓不少人感受到“數字化”帶來的神奇。

        3、“無感知”數字化

        隨着移動互聯網走向深入,雖然生活、工作中的諸多元素都開始被數字化,但是多數人卻不再提起數字化的概念。

        這說明,數字化進程已經逐漸走向“去感知化”,大衆開始習慣於這樣的生活,數字化開始徹底內化到生活中,未來的沒有數字化,因爲什麼都是數字化的。

        這個進程仍在繼續。

        在雲棲大會上,馬雲提出新制造的概念,認爲以前製造業靠電,未來製造業靠數據。顯然,如果說“電”由最早時候通過電燈、黑白電視表達感知,到如今多數人感受不到其存在(習以爲常,除非停電),數字化(數據是數字化的第一站)最終也將從實物和服務的強感知走入類似的“無感知”時代。

        “驅動數字中國”爲主題的雲棲大會,吸引了來自60多個國家的CEO、CTO,超過12萬人現場參會,舉辦了16場各種各樣的峯會。這些數字可以被拿去渲染阿裏平臺與生態影響力越來越大,但同時,幾乎覆蓋生活方方面面的各行各業負責人、信息化專家、開發者們聚集,其價值更在於表達了數字化對全球、對社會各方面的滲透之深,已經到了處處皆數字的階段。

        “無感知”數字化時代正在到來,這一切是在我們沒有感知的情況下進行的。

        從城市大腦2.0看起,“無感知”纔是阿裏雲服務關鍵詞

        城市大腦是阿裏在人工智能領域最知名的應用項目,城市大腦2.0亦成爲本次雲棲大會熱點發布。以城市大腦2.0爲案例,結合阿裏雲的諸多服務往外看,儘管輿論對雲服務巨頭阿裏雲有諸多不同的、有爭議的定位和評價,但不論如何,“無感知”才阿裏雲服務在實現的“最終狀態”。

        1、城市大腦降低了對“治理”的感知

        根據官方數據,在杭州目前城市大腦已覆蓋主城區、餘杭區、蕭山區共420平方公裏,由其支撐優化的信號燈路口達到1300個,這個數字囊括了杭州四分之一的路口,4500路視頻被接入。此外,城市大腦還參與到現場人員指揮層面以便更好地協調交通,通過交警手持的移動終端,城市大腦已可實時指揮200多名交警。

        依據公開的城市季度報告,在全國最擁堵城市排行榜上,杭州從2016年第5名下降到第57名。民衆固然感知到了交通的改善,但他們無法感知到攝像頭、紅綠燈、交警背後的龐大數字控制系統,一切方式似乎還是“照舊”,只是交通不知不覺變好了。

        主動對擁堵、違停、事故、亂點等報警(佔全部警情95%以上),主動指派交警機動隊去現場處置交通事故……這些數字化內容民衆並不直接知道,但交通治理效率卻在實實在在提升——降低“感知”纔是最好的城市治理。

        2、破除“信息孤島”是“無感知”的必要條件

        數字化在城市交通治理這裏的意義,不只在於把過去那種僅靠機動車保有量、路口交通感性認知來進行交通政策制定的做法,變成了在雲端全數字化的操作模式,還在於數字化本身是“跨領域”的,數字屬性讓信息孤島的破除成爲可能。

        城市大腦在杭州把交通管理、公共服務、運營商等部門/企業的數據匯聚、融合、計算,通過飛天系統形成城市交通總體、實時的動態數據(甚至能得出某一時刻實際在路上車輛究竟有多少),這種雲上數字交匯比跨部門溝通客觀上要簡單很多。

        而交通工程過去不是沒有數字化嘗試,只是這些嘗試尚在實物/服務感知層面(如裝監控,自動調節單一路口紅綠燈),除了效果不盡如人意,普通人“裝燈、加探頭、來交警”的感知十分明顯。

        越是前端的無感知,越需要後端複雜的數字化支撐。都在說阿裏雲城市大腦破除了“信息孤島”,其實這種做法更在客觀上讓“無感知”數字化加速實現。

        3、“一體化”加速“無感知”的實現

        城市大腦只是阿裏雲服務城市的一部分。在阿裏雲爲雲棲大會推出的海報文案中,來自各行各業的普通人說着“不知道有阿裏雲,但知道現在跑船隻要一個證”,“不知道阿裏雲,但知道今天跑步沒有壞天氣”,“不知道阿裏雲,但知道城市正在變得更安全”之類的話語。

        事實上,這些文案除了所謂的暖心技巧,更重要的是說明瞭阿裏雲在做的“數字化科技動能”呈現的結果就是大衆的全方位“無感知”。

        如果只有交通效率的提升,其他領域照舊,普通人在更大的城市生活範圍內會明顯有交通被改善的感知,而方方面都被數字化推進後,大多數人都會慢慢開始習以爲常。

        數字化生態系統,比單一系統更容易實現無感知的結果。對阿裏雲來說,包括城市大腦2.0在內,那些服務於城市數字化的所有體系,通過生態化的方式形成了城市整體樣板,可以實現以“城”爲單位的復刻。

        對應阿裏雲總裁胡曉明所言,“這些新杭州故事,明天將在更多城市發生。”

        “隱形存在”,是阿裏“做百年企業”的必然選擇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“無感知”數字化只是一種必然結果,是用來解讀的一個可行角度,而並非數字化從業者刻意的目標。對阿裏來說,實現“隱形存在”或纔是其有意爲之的目標,它與數字化“無感知”的最終結果是不謀而合的。

        在雲棲大會上,張勇正面迴應了業界對阿裏自身定位的疑問,“技術驅動的數字經濟體”是對其迴應的概括,電商被囊括進去成爲被驅動的那部分。

        這意味着,當下和未來的阿裏由“顯性存在”的電商巨頭,開始走向全平臺、全幕後的“隱形存在”。

        無感知數字化時代,無處不在的數字意味着做“驅動”龐大而持久的市場。阿裏在電商領域做到4.8萬億GMV後,要做馬雲口中的102年老店,“隱形存在”就成爲恰當的選擇。

        按照張勇的說法,阿裏已橫跨電子商務、金融服務、物流、雲計算等各個領域,“通過生態的演化和交錯,整個生態正繁榮發展”。而這些核心領域,正是數字化走向“無感知”的關鍵承接:隨手就來的電商購物,通過手機完成的支付理財信貸,一兩天就到的快遞和店裏永不缺貨的爆款,成爲工作一部分的雲辦公系統。

        在看得見的政治、文化、民生、商業背後,看不見的數字化市場想象空間遠比比當下的移動互聯網要大得多。生態化讓阿裏成爲全社會“無感知”數字化的直接推動者,“使得社會的各個方面產生新的服務方式,使得整個經濟資源高效匹配,使得所有參與者的體驗發生變化。”

        在這個過程中,雲計算作爲底端資源和“能量來源”,成爲推動“無感知”數字化時代發展更基礎的存在。如果說阿裏是“隱形存在”,那阿裏雲就是“隱形背後的隱形”,幾乎所有促進數字化時代進步的內容,都被雲計算所支撐。

        以阿裏雲在雲棲大會上公佈的合作案例爲例,其與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聯合發佈了未來城市實驗室,與OBS合作發佈奧林匹克轉播雲,與SAP擴展全球合作夥伴關係,在肯尼亞進行野生動物智能保護。此外,飛天2.0、雲數據庫、8K遠程醫療亦成爲大會熱點。

        在未來某一時刻,普通人或許會發現城市規劃變得更科學,體育賽事觀看更加便捷,企業管理信息化建設真正提升了效益、數據更加安全,醫療更加智能治療能力更高,瀕危動物也得到了更好的保護,但他們並不會感知到這背後是被數字化所驅動,被雲計算所加速。而阿裏和阿裏雲,就成爲了那個讓數字化改變社會的隱形存在。

        這不是辦企業的理想,而是比移動互聯網、比B端服務更有想象力的現實選擇。